南都訊 記者徐艷 實習生王雅鑠 16條廣佛跨界河涌水質不達標,省政府要求整治,廣州為此準備投入140億元再治水。昨日,在廣州選出的省人大代表對跨界污染進行集中視察。對於廣州市提出的2016年底前完成基本消除劣V類水的目標,廣州市水務局副局長吳學偉對代表們坦言“很難”。有代表表示,要吸取亞運治水教訓,這次不能把錢拿去打水漂。
  “現在還是沒達標,不過已經不是‘毛筆蘸了可以直接寫字了’。”昨日在石井河邊,廣州市水務局副局長吳學偉向視察代表介紹說,水務部門在亞運治水的基礎上進行了反思和總結,石井河目前治理取得成效但還不徹底,還有很多污染物沒有截住。下一階段,將沿著河涌在地下8米深的位置挖一條截污渠箱,即“淺隧”。
  此外,還將擴建污水處理廠,他表示,“三年以後基本解決問題。珠江是什麼水,這裡就是什麼水。”
  吳學偉說,廣州計劃投入140億治理跨界污染,其中石井河投入30多億。跨界污染涉及的16條河涌被分解成111個項目,其中98項今年年底前全部開工。
  根據廣東省政府《南粵水更清行動計劃(2013- 2020)》要求,2015年底前珠江三角洲要消除劣V類水體。廣州市據此制定了《廣州市水更清建設方案》,目標是2016年底跨界16條河涌基本消除劣V類水體,比省里的目標延遲了一年。
  代表追問
  為什麼廣州治水目標比省里延遲一年?
  跨界16條河涌基本消除劣V類水體,廣州比省里定的時間晚了一年。但吳學偉在人大代表追問下表示,實現這個目標仍然“很難”。
  為什麼廣州提出的目標比省里延遲一年?省人大常委會環資委主任陳耀光追問吳學偉。
  吳學偉回答說,亞運治水目標是“不黑不臭”,有68%達到治理效果,但拿今天的標準來看肯定是不合格的。“一方面是截污不徹底,初雨污染比較大。二是當初亞運‘不黑不臭’的目標是感性指標。”吳學偉說,這次治水要量化水質,“做一條成一條,用數據說話”。
  陳耀光表示,省里已經在招標第三方,要對廣佛跨界污染治理情況進行評估。如果不能實現目標,“河長”要負什麼責任?
  吳學偉說,省里怎麼追究市裡責任,市裡就怎麼追究分管領導的責任。如果不達標先要約談,被連續約談兩次,原則上就不能再分管相關工作了。
  亞運治水砸幾百億,這次別拿錢打水漂
  在視察後的座談會上,廣州市水務局遭到代表連番追問。
  有代表認為,治水要有緊迫感,但不差一年、兩年的時間,不是非要在一屆政府任期內完成。“亞運治水的教訓是什麼?就是要求一年多就搞完,幾百個億砸了進去”,這次不能把錢拿去打水漂。
  不少代表也表示,治水不能完全設定在什麼時間達到什麼目標,國外有的是治理幾十年,關鍵是要有前期系統的規劃。
  廣州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張桂芳表示,治水的時間應服從於質量,規劃很重要,規劃的基礎是做好前期調查研究,不能急於一時,為保證質量哪怕晚三五年完成都沒問題。
  陳耀光介紹說,省人大從2008年督促石馬河跨深圳、惠州和東莞的治理,至今用了6年時間,花了300億,還沒有把它變成V類水,還是劣V類。廣州能在2016年底前消除劣V類水體的話就是非常了不起了。
  以前給你那麼多錢,你治好了嗎?
  “目前治水不是技術問題,是成本問題。例如把污水處理成本提高1元/噸,出廠的水就可以達到IV類水標準。”廣州市水務局副局長吳學偉說及此處時被代表打斷。
  “這個我不同意。成本是吧?那以前給你那麼多錢,你治好了嗎?”一些代表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  既然水務局認為污水處理成本提高1元/噸就可以提高水質,是否意味著污水處理費要漲價了?吳學偉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,而是說這事由物價局牽頭。南都記者昨日就此事向廣州市物價局求證,市物價局收費處稱,目前還沒啟動這項工作,如要提價必須要走聽證程序。  (原標題:人大代表促吸取亞運治水教訓)
創作者介紹

警隊

dv18dvhpf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